Section
“国殇”日里,才想起念母亲
(Publish Date: 2010-10-2 4:23am, Total Visits: 612, Today: 1, This Week: 3, This Month: 9)

这篇文章本来在国殇日这一天我就寄给了

《新纪元周刊》,可人家仍不理我,所以,我只好写给《世界之门》博客里。

睡醒了的中华儿女终于想起了亚洲第一共和国的缔造者孙中山才是我们的国父,我们绝不肯认“斯大林是我父亲”。

母亲!母亲!您等着,你觉醒了的儿女一定不会让您永远的在外飘零……

“国殇”日里,才想起了您

——我们亲爱的母亲

作者 念贲

2010101

凄凄沥沥的秋雨,在阴沉的空间滴滴答答地飘洒,寒意寒心的秋风,在揪心的伤痛中呜呜咽咽地哀鸣。风裹着雨,雨夹着风;风拂人面寒,雨淋一身湿,风和雨地侵袭终于唤醒了不孝儿女尘封久已了的心灵。啊!可曾还记得,是何时起的风?又是何时下的雨?风风雨雨中,我们算什么?

“惭愧呀!蹉跎多少岁月,惭愧呀!犯过多少错……”这样的茫然无知,我们怎么会没有了丝毫的记忆?哦!是赶走了母亲的仇敌为我们注射了红色毒素,对我们进行过洗脑教育,目的是要让我们忘记自己的真实身份。兄弟们,姐妹们,可曾还记否?神州大地本该是一个朗朗乾坤青天白日满地红,四海一统光辉普照的艳阳天。是啊!国父曾经告诫我们要“……发扬我固有的优秀文化吸收世界的先进文化 以立于世界的民族之林 以训致于大同。”

恨日寇大势侵略我中华神州的大好河山,可恼内贼四处为患伺机颠覆我亚洲第一个共和国的国家政权。十四年的卫国战争,十四年的内忧外患,令中华神州乌云密布,惊雷震慑无尽尘寰。强盗来了,宵小犹在,吃里扒外的阴谋叛乱者在他苏俄老子的教唆下,更在虎视眈眈地紧盯着我们年青而又多灾多难的母亲。他们狼狈为奸,阴谋篡政,恶毒的希望外来强盗能够打败母亲。幸喜天佑我中华,在我们的祖国遭受到外来强敌侵略的时候,是我们伟大的母亲带领着她的儿女们为捍卫祖国的民族尊严,曾经以正面二十二次大会战、1117大型战役、28931次小型战斗地实质抗战,终于赶走了日本侵略者。

可是谁知道,前门刚刚赶走了外来的虎,精力早就耗尽了的母亲还没有得到片刻的歇息,却没料到后面竟窜出了养在身边的白眼狼。乃至于,在外邪的策划、支助和指挥下,翅膀硬了的内贼终于不失时机地达到了篡政窃国的目的。使我们的大中华民国被外敌内贼所颠覆,中华民国的版图亦由海棠叶变成了大公鸡;神州大地变成了宰杀八千万民国子民的屠场,民主共和国倒退回到专制的暴政统治之下。

我堂堂大中华,亚洲的第一个民主共和国从此便成了马列邪教的天下。从那灾难的一刻起,我们的祖国一片昏天黑地,我们的家园一片愁云惨雾;即使在血流成河、堆尸如山、饿殍遍地的水深火热中,我们的母亲亦只能够隔海相望。牵心挂肠的慈母看着饱受磨难中儿女,而迷失了本性的儿女却不敢看自己的母亲。假以时日,认贼作父的儿女还慢慢地忘记了自己的根本,忘记了自己的母亲。隔海相望的母亲,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儿女饱受着马列刽子手的揉拧、摧残和杀戮,任由篡政窃国的强盗肆意践踏着具有五千年悠久历史的中华文明。

六十一次花开花落,六十一个暑去寒来,亚洲第一个共和国的山山水水就这样饱浸着血和泪,幅员辽阔的国度空间亦飘满了哀和怨。失去了母亲的无知儿女们,无可奈何地被红色毒素洗脑、浸淫;麻木地认贼作父,被贼人卖了还得替贼人数钱,我们没有选择,只有不能自主地消沉、偷生。

半个甲子过去了,令人窒息时空中,我们又迎来了今天。今天,就是今天:苟且偷安的人们仿佛才想起了我们是谁的儿女?我们这些不孝的儿女亦才偶然想起了今天。今天是我们的耻辱!今天是祖国大陆的沦陷日!也是祖国母亲的灾难日!今天是我们大中华民国的国殇日!今天,应该是中华民族举国悲伤的日子。

我们终于想起来了,六十一年前的今天,我们的母亲被强盗赶出了自己的家园。江山易主,人民遭殃,雀巢被鸠占,华夏大地变成了窃国强盗竖威立传的屠场。我们这些失去了母亲的中华儿女都被恶棍强行为我们改变了国籍,被邪灵暴政强奸了意志,还恬不知耻地硬说是我们选择了它。在外邦邪教统治者地统治下,我们被迫成了他们篡政夺权的牺牲品和试验品。更要有甚者,窃国的强盗还强加给了我们一个不伦不类的身份——把我们叫做马列子孙。

可是,我们毕竟还是中华儿女,并非外来幽灵马列的子孙。我们的身上流着炎黄始祖的血液,我们是大中华民国的子民。到如今,觉醒了的中华儿女终于想起了亚洲第一共和国的缔造者孙中山才是我们的国父,我们的祖国是中华民国!我们绝不肯认“斯大林是我亲爱的父亲”。

母亲!母亲!您等着,你觉醒了的儿女一定不会让您永远的在外飘零……